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中國最難懂的十大方言

時間:2020-04-24編輯:歷史君

  中國地大物博,十里八鄉不同音,所以中國方言的種類十分復雜和龐大。方言,是地域文化得以沉淀與傳承的重要形式之一,也是地域文化認同的重要標記和內容。但是,對更多人來說,方言還可以是“摩斯密碼”。方言,對歪果仁(外國人)來說已經是不可企及的“中文十一級”考試,而對我們自己來說嘛……

  1、溫州話

  不知大家有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句話,說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溫州人說鬼話。這里所說的鬼話并不是侮辱溫州人的意思,據說在抗日戰爭中,八路軍部隊相互之間聯系由于保密需要,都是派兩個溫州人,進行電話或者步話機聯系,而日本鬼子的情報部門,總是也翻譯不出這發音極其復雜的溫州話,可以說當時的溫州人就像美國大片中的風語者一樣,為抗戰勝利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所以說鬼話并不是說溫州人說的話是鬼話,而是日本鬼子聽不懂的話。通過這個就可以了解到溫州話有多么難懂,所以溫州話排名十大難懂方言第一位。

  2、廣東話

  廣東話可以說現在是流傳廣泛,很多人都會說幾句簡單的廣東話,但把廣東話排名第二的原因是,廣東話不只有自己獨特的發音,還有自己的文字,而且在廣州的公交車上都是先用廣東話再用普通話進行報站的,有些廣東人包括香港人甚至聽不懂普通話,這足以說明廣東話與普通話的差別之大,而且廣東人很保護自己的方言,只要有可能他們會盡量使用自己的方言。

  3、閩南話

  閩南話的流播不只在閩南地區,早已超過省界和國界,在外省傳播閩南話最廣的是臺灣。臺灣島上,除了高山族地區外,差不多都通行著近于漳州腔和泉州腔的閩南話。估計沒有語言天賦的人,就是在福建待上一輩子可能都聽不懂閩南話,閩南話是漢語七大方言中語言現象最復雜、內部分歧最大的一個方言。

  4、蘇州話

  蘇州話體現了濃濃的古意和一種書卷氣。蘇州人說“不”為“弗”,句子結尾的語氣詞不用“了”而用“哉”,人們聽見蘇州話會有一種親切感。蘇州話歷來被稱為“吳儂軟語”,其最大的特點就是“軟”,尤其女孩子說來更為動聽。在同屬吳方言語系的其他幾種方言中,其他一些地方方言都不如蘇州話來得溫軟。有句俗話說寧愿聽蘇州人吵架,也不聽寧波人說話,充分說明了蘇州話這個“軟”字。但是蘇州話音調好聽,意思卻更難懂。

  5、上海話

  上海話和浙江的杭州話以及寧波話多少有些相似的地方,上海話本身還是比較好聽的。上海話的歷史只有七百多年,比蘇州話和松江話的歷史要短得多,但是上海話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方言,這是由上海獨特點地理環境和歷史的獨特機遇所決定的。

  6、陜西話

  陜西是中華民族古代文化的發祥地之一,相傳漢字為“文字初祖”倉頡所創造。倉頡是陜西寶雞人,出生于五帝時代,距今已有4000多年歷史了。所以陜西方言得天獨厚,博大精深,從這些方言中我們既可以窺視到古老的華夏文化的發展軌跡,又可領略到今人溢于言表的真情實感。由于陜西地理特點是東西狹義南北長,各地方言土語大不相同,甚至同一句話,因咬音輕重語速緩急不同而內容涵義不同。

  7、長沙方言

  長沙是湖南的省會,是全省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而且人口眾多,交通便利,因此長沙方言從古至今,一直受北方方言的影響,與普通話距離較小。使用人口約占漢族總人口的5%,因此,它在漢語方言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湖南是個出偉人的地方,而且《紅樓夢》里面都透露出分明的湖南方言語境。所以長沙話作為湖南話的代表排名第六。

  8、四川話

  四川話在西南地區有很大的影響,屬于漢語北方方言西南官話的一個分支,語音、詞匯、語法等和普通話有很大的一致性,也有自己不同的特點,而以語音方面的差異最大。四川話語音系統共有20個聲母、36個韻母、4個聲調,還有韻母兒化現象。由于四川人口眾多,而且外出打工的人也很多,使得四川方言讓很多人熟知。只要語速不過快,四川話基本上還是都能夠聽懂的。

  9、山東話

  山東膠東半島的城市說話發音和東北的大連話相當接近,一般人都能夠聽得懂,但是要是到了濰坊等內陸城市,其地方方言就有些晦澀難懂了。山東話以其獨特的發音總是讓人覺得很土,但是聽長了就會感覺到齊魯大地深厚的文化底蘊就通過這濃厚的山東味體現出來,別忘了當年孔子孟子說得也都是山東話啊!

  10、天津話

  天津話可以說從骨子里就透著那種天津人的幽默,相聲藝術經常使用到天津話,以達到更好的搞笑效果。天津話基本上沒有什么讓人聽不懂的字詞,但是由于天津話發音音調和普通話差別很大,要是說話語速過快,還是讓人聽不懂,所以天津話排名十大難懂方言第十位。

体育竞彩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