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宋明帝劉彧:從豬圈爬出來的屠夫皇帝

時間:2020-02-28 18:00:24編輯:鶴行長川

他生于帝王之家,長得白白胖胖。即位前,他遭人猜忌,被脫光衣服關在“豬圈”里,扮的是豬相,吃的是豬食,任人羞辱,任人打罵,甚至幾次險些被當做豬殺掉,是個可憐巴巴的落魄王爺;即位后,他猜忌別人,拿起手中的霍霍屠刀,利用手中的生殺大權,屠殺功臣,屠殺宗室,一臉的兇相,一身的血腥,是個地地道道的殘暴皇帝。

這位從“豬圈”里爬出來的屠夫皇帝,就是南北朝時期劉宋王朝的第七任皇帝,宋明帝劉彧。

劉彧,字休炳,宋文帝劉義隆第十一子。因為生母早死,劉彧從小由三哥劉駿的母親撫養成人。元嘉二十五年(公元448年),劉彧被封為淮陽王,四年后,改封湘東王。宋文帝劉義隆死后,劉駿即位,是為宋孝武帝。

劉駿和劉彧為一母所養,劉彧又非常敬重劉駿,遇事忍讓,所以二人關系甚好。劉駿性情暴戾,諸弟多被他迫害致死,唯獨劉彧能得到優待。大明八年(公元464年),劉駿病逝,長子劉子業即位,劉彧便開始了噩夢般的屈辱生活。

劉子業雖然年輕,但深通歷史,頗有憂患意識,整日擔心皇位被別人奪去。在他看來,幾個年富力強的叔叔,對自己構成的威脅最大。為了防止叔叔作亂,劉子業把他們都調入京城,自己外出之時,令其隨從,回宮之后,囚于殿內;在加強防范的同時,劉子業還對他們“毆捶凌曳,無復人理”(見《宋書》)。

在殘存的六位叔叔當中,以十一叔劉彧、十二叔劉休仁、十三叔劉休祐,年齡較長,歷任地方刺史,具有豐富的政治經驗,且擁有較強實力的軍隊,因此,被劉子業視為心腹之患;而三王當中,又以劉彧年長,自然成為劉子業實施迫害的重點目標。

為了打擊和羞辱叔叔,一貫擅長惡搞的劉子業把“形體并肥壯”的三王“以竹籠盛而稱之,以太宗(即劉彧)尤肥,號為‘豬王’,號休仁為‘殺王’,休祐為‘賊王’”,并且令其“錄以自近,不離左右”。

除了限制人身自由,劉子業還“以木槽盛飯,內諸雜食,攪令和合”,從生活飲食上加以迫害。由于劉彧長得白白胖胖,劉子業干脆“掘地為坑阱,實之以泥水”,專門為他建造了一個“豬圈”,動輒下令“裸太宗內坑中,和槽食置前,令太宗以口就槽中食”,看到劉彧像豬一樣在泥水里蠕動、吃東西,劉子業“用之為歡笑”(見《宋書》)。

劉彧脾氣溫和,處事穩重,雖然對劉子業的行徑憤怒到了極點,但仍裝出一副恭順、服從的樣子來。劉彧越是這樣,劉子業就越生氣,對他就越不放心,幾次暴露殺機,以絕后患,均被攔下。

有一次,劉彧不小心得罪了劉子業,劉子業便下令“即日屠豬”,將劉彧脫光衣服,綁起手腳,以木棍貫穿于兩手兩腳之間,幾個人像抬豬一樣抬到食堂,準備開膛破肚。情急之中,劉休仁突然想到劉子業有個妃子即將生子,便以“待皇太子生,殺豬取其肝肺”為由,強調“豬今日未應死”(見《宋書》),選個好日子再殺不遲。劉彧因此又躲過了一劫。

整日的擔驚受怕,讓劉彧意識到,如果不采取措施,遲早會死于劉子業之手。于是,暗中密切注視外界動靜,又派出阮佃夫、李道兒等心腹手下,秘密行動,從劉子業的衛士中找到壽寂之、姜產之等不滿者十一人,等待時機,發動政變。

當時,民間盛傳“湘中出天子”(見《宋書》),而劉彧恰恰是湘東王,劉子業聞后,決心殺掉劉彧,然后巡視湘州和荊州,徹底壓下這一謠言,鞏固皇位。

與此同時,劉彧知道形勢緊迫,也連忙指使手下密切關注劉子業的動向,以便隨時動手。一場你死我活的叔侄之戰,迫在眉睫。

景和元年(公元465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夜,劉子業召集劉休仁、劉休祐等人,前往竹林“射鬼”,唯獨將劉彧一個人困在了秘書省。種種跡象表明,劉子業很快就要拿劉彧開刀了。劉彧如坐針氈,不知所措。

此時,外面的政變卻相當順利,“佃夫、道兒因結壽寂之等殞廢帝(即劉子業)于后堂”,由于消息不通,劉彧對劉子業被殺一事全然不知。不一會兒,劉休仁闖進秘書省,拉起劉彧就往外跑。由于事起倉卒,劉彧沒來得及穿鞋,光著腳丫,戴著烏帽,“升西堂,登御坐,召見諸大臣”(見《宋書》),改元泰始,接替劉子業,糊里糊涂地成為新一任皇帝。

從囚禁到自由,從豬王到皇帝,從地上到天上,劉彧哪里會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從“豬圈”里艱難地爬出來,一躍成為萬眾矚目的一國之主。

權力和地位,結束了劉彧的噩夢,同時,也將他身邊之人推進了噩夢。

劉彧硬是把自己先前受到的羞辱和迫害,轉手送給了他的后妃,他的功臣,他的同脈。

即位前,他是弱勢者,是受害者,面對的是屠夫和看客;即位后,他是強勢者,是害人者,扮演的是看客和屠夫。

因為受過凌辱,受過猜忌,受過驚嚇,劉彧變得相當暴淫,相當敏感,相當血腥。

劉彧即位時,只有二十七歲。這個年齡,對于普通人來說,正處于生理黃金時期。然而,劉彧身體過于肥胖,加上先前多次遭受驚嚇,即位后,雖然養尊處優,錦衣玉食,身體卻一天不如一天,甚至連夫妻生活都不能正常進行。

即便這樣,劉彧仍荒淫無度,甚至將“姑姊妹集聚,而裸婦人形體,以此為樂”(見《南史》),變著花樣提升宮廷娛樂,尋求感官刺激。在劉彧看來,連他都曾赤身露體在豬圈內表演過節目,所以現在他觀賞一部“裸戲”也不為過。讓矜持的女人在眾目睽睽之下,重復自己當年被裸的不幸,劉彧此舉,比劉子業有過之而無不及。

連頭帶尾,劉彧當了八年皇帝。八年中,劉彧先是與劉子勛叔侄相殘,造成國家大亂,生靈涂炭;接著,又在招降問題上嚴重失策,致使城池陷落,版圖縮減。

可以說,劉彧為政期間,一無建樹,二無作為。

不過,劉彧在扮演屠夫的角色上,倒是一把好手,特別是當了幾年皇帝之后,劉彧的身體越來越差,自知不能長壽,而他靠“借種”得來的太子劉昱尚處沖齡,一旦他死了,年幼的劉昱很可能被人取代。

而且,這種猜忌隨著病情加劇而越來越重,凡是對皇位有威脅的人均遭遇了劉彧的嚴厲鎮壓,宗室、功臣成批地死在了他的屠刀下。

劉彧殘殺宗室,始于侄子劉子尚。劉彧掌權的次日,即賜死劉子尚。泰始二年(公元466年)正月,侄子劉子勛在潯陽(今江西九江)稱帝,與劉彧分庭抗禮。九月,劉彧平叛,將劉子勛梟首,接著又將劉子元、劉子綏、劉子頊賜死,不久,又將劉子房、劉子仁、劉子真、劉子孟、劉子嗣、劉子產、劉子輿、劉子趨、劉子期、劉子悅賜死。

如果算上劉子業,這群被劉彧殺死的侄子中,最大的只有十七歲,最小的不過三四歲。至此,宋孝武帝劉駿的二十八個兒子全部被殺,無一幸免。如果說,劉駿生兒子就像是雨后春筍,那么,劉彧殺侄子就像是在割韭菜。

侄子輩的小王爺殺干凈了,但兄弟輩的大王爺還在,而大王爺對皇位的威脅遠比小王爺嚴重的多。隨即,劉彧調整屠殺方向,把屠刀伸向了所剩為數不多的幾個兄弟。

泰始五年(公元469年),劉彧聽到八哥劉煒被部下擁立的消息后,先下令免去劉煒的官爵,接著派人逼其自殺。

泰始七年(公元471年),劉彧以打獵為名,派人將十三弟劉休祐打死;不久,夢見十二弟劉休仁奪權,又將其毒死。眾兄弟中,十九弟劉休若年齡最小,但劉彧聽說劉休若有至貴之相,好言好語將其騙到京城后賜死。

至此,劉彧的兄弟中,僅剩下一個平庸無能的十八弟劉休范了。

殺盡了侄子,送走了手足,劉彧的屠刀并沒有歸鞘,接著那些功臣宿將便遭了殃。

壽寂之是幫助劉彧登上皇位的元勛,為人勇猛,殺人不眨眼,劉彧說什么也不敢把他留給兒子劉昱,一直想找茬除掉他。后來,壽寂之犯了個小錯誤,劉彧二話不說就把他貶謫到越州,剛走了一半路,就被劉彧安排的幾個保鏢送上了西天。

壽寂之死后,一個曾在平定劉子勛戰斗中立過大功的將領,時任淮陵太守、都督豫州各軍事的將軍吳喜預感到自身的危險,立刻要求辭去軍職,改任中散大夫這樣的閑職。可即便如此,吳喜還是沒能逃過厄運,被劉彧鴆殺。

屠殺功臣,是為了防變。可劉彧殺人越多,思慮就越重,身體就越差。為了討個吉利,劉彧將年號由泰始改為泰豫,可病情非但沒減輕,反而更加嚴重了。

劉彧自知時日不多,又不放心年幼的太子,因此日夜不安,噩夢不斷。

一天,劉彧夢見有人向他告發:豫章太守劉愔要造反。醒來后,劉彧不分青紅皂白,命人馬上到豫章郡殺死劉愔。該殺的人,都殺的差不多了,劉彧最后將目光轉向了王皇后的哥哥王景文。在劉彧看來,皇帝早殤—幼主即位—母后臨朝—外戚擅政,是歷朝歷代的游戲規則。二月,劉彧派人將王景文毒死。

劉彧在位期間,凡是可能對皇權構成威脅,凡是可能對幼子帶來不利的宗室、大臣,均遭他毒手。到了晚年,劉彧因為疾病纏身特別迷信鬼神,說話和行文忌諱很多,“左右失旨忤意,往往有斮刳斷截者”(見《宋書》),一時間人人自危。

泰豫元年(公元472年)四月,一身血腥的劉彧病逝,享年三十四歲,廟號太宗。

受劉彧影響,年僅十歲劉昱剛即位,就變成了一個以殺人為樂的魔鬼皇帝,致使朝政黑暗,群臣離心。由于劉彧肆意屠殺功臣,剪落皇枝,造成皇室統治力量衰弱,王朝基業很快土崩瓦解。

七年后,劉宋王朝被蕭道成取代

体育竞彩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