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林黛玉的人物形象分析概括

時間:2020-03-09 12:55:18編輯:羅生門橘子

林黛玉是一個比賈寶玉更多一些悲劇色彩的藝術典型。她出身在一個已衰微的封建家庭。祖上曾封列侯,到她父親一代便已不能襲爵,父親是科甲出身,官做到巡鹽御史。林家支庶不盛,門庭單薄。林黛玉沒有兄弟姐妹。母親的早逝使她從小失去母愛,同時也使她沒有像一般大家閨秀那樣,從母親那里受到禮教婦德的熏陶和訓練。父親請了家塾先生教她識字讀書,又因她身體怯弱,課讀也就不甚嚴格。

封建禮教和世俗功利對她的影響有限得很,她保持著純真的天性,愛自己之所愛,憎自己之所憎,我行我素,很少顧及后果得失。這種性格最不宜寄人籬下,可是她因父母相繼去世,偏偏不得不依傍外祖母家生活。她寄居在聲勢顯赫的榮國府里,環境的勢利與惡劣,使她自矜自重,警惕戒備;使她孤高自許,目下無塵;使她用真率與鋒芒去抵御、抗拒侵害勢力,以保衛自我的純潔,免受輕賤和玷辱。

在這個冷漠的環境中,她遇著熱心、真誠的賈寶玉,在他們第一次見面的瞬間就彼此達到了了解和默契,他們都在對方的身上發見了自己,在自己心靈上照見了對方。他們由青梅竹馬順乎自然地發展成愛情。林黛玉和賈寶玉的戀愛經歷了初戀、熱戀和成熟三個階段。初戀時的纏綿和牴牾都還帶著孩童的幼稚和單純。自林黛玉揚州奔喪回來,他們的戀愛進入熱戀時期。他們愛情的思想原則逐漸明晰和自覺起來。林黛玉從她孤苦無依的身世與處境和高潔的思想品格出發,執著而強烈地向賈寶玉要求著彼此“知心”、“重人”、忠于自我并與“金玉之論”以及封建主義秩序截然劃分界限的嚴肅專一的愛情。她或喜或怒、變盡法子反復試探賈寶玉的真心,一旦得到賈寶玉的肺腑之言以后,她的感情便趨于平靜,由對賈寶玉的不放心轉而對惡劣環境的深沉的憂慮。“訴肺腑”是他們戀愛轉入成熟的標志。

林黛玉和賈寶玉的戀愛注定是一個悲劇。這個戀愛在兩個層次上與封建主義發生矛盾:首先,它違背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婚姻制度;進而由于戀愛的叛逆思想內核又與整個封建主義相沖突。林黛玉和賈寶玉不肯放棄自己的追求,他們代表著新興的力量與封建家庭對峙著;而封建家庭要維護自身的根本利益,又決不可能允許這種戀愛存在和發展下去,這個沖突毫無調和余地。

制造悲劇的不是賈母、元妃或王熙鳳某個或某幾個人,而是封建主義。作為外祖母的賈母并非不心疼林黛玉,但她選擇孫兒媳婦終究要考慮整個家族的利益。林黛玉的羸弱的身體、孤傲的脾性以及自定終身的越軌行為,賈母是不能喜歡的,她要給賈寶玉說親,曾托過清虛觀的張道士,后來又留意打量過薛寶琴,這些跡象表明她就是沒有選擇林黛玉的意思。她所以一時不能對林黛玉和賈寶玉的戀愛斷然干預,主要是怕傷害了賈寶玉。賈母是一個絕對利己的享樂主義者,她晚年生活需要的是甜、鬧和團圓,尤其需要賈寶玉伴隨在身邊,賈寶玉的任何不虞都將破壞她晚年的安寧。

隨著賈家境況的惡化,隨著家長要把賈寶玉引上封建正路以挽救家庭頹局的希望日益明確和強烈,家長便把他們的締結“金玉良緣”的意愿一次又一次的暗示出來;同時,一次又一次的剿殺賈寶玉身邊的反抗勢力,并且把壓迫的圈子越來越緊縮到賈寶玉和林黛玉身上。敏感多病的林黛玉掙扎著,一心想得到幸福自由的生活,她曾因自己終身無人依恃而頻頻想念自己的父母,她還曾幻想過薛寶釵母女的同情和庇護,但環境是那樣的虛偽和險惡,她的幻想破滅了,眼淚流盡了,終于懷抱純潔的愛和對環境的怨憤永遠地離開了塵世,實現了她的誓言:“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

体育竞彩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