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王熙鳳的口才有多好

時間:2020-03-05 15:37:04編輯:羅生門橘子

五十四回慶元宵的時候,那些說書的女藝人說:“奶奶好剛口。”“剛口”是指口才,連說書藝人都甘拜下風,足見王熙鳳口才不凡,也就是冷子興所介紹的“言談極爽利”的風采。

“言談極爽利”和“心機極深細”是密不可分的。比如五十四回元宵夜宴賈母問及襲人怎么沒有跟來伺候寶玉,王夫人忙回道:“她媽前日沒了,因有熱孝,不便前頭來。”賈母不以為然。鳳姐忙接過來解釋,說出一番“三處有益”的理由來,一則“燈燭花炮最是耽險的”,那園子須得細心的襲人來照看;再則屋子里的鋪蓋茶水,襲人都會經心準備,“寶玉兄弟回去睡覺,各色都是齊全的”;三則又可全襲人的禮。這番話既合于主仆上下的名分次序,更投合老太太的心理。這個就是說同一件事,鳳姐說就會有不同的效果。

同是鳳姐,對待不同的人,對待不同的對象,她也有不同的語言。劉姥姥一進榮國府,鳳姐說出來的話既有謙詞,同時呢,又告艱難,而且還不乏人情味,符合既不熱絡又不簡慢、既不丟份又不炫耀的原則。宮里的夏太府打發小太監來借銀子,鳳姐那幾句話看上去并未得罪夏太監,其實還是軟中有硬、綿里藏針的,它有一種警示。所以鳳姐這個人,她還真具有當外交使節和公關經理的潛能。

鳳姐語言的幽默和詼諧也是很有名的,誰都知道鳳姐是賈母的“開心果”,是“順氣丸”。她的幽默和諧趣最精彩的地方是“對景兒”。她有一種隨機性,是隨機而出,自然天成,經常是這樣的。比如逛大觀園的時候,賈母說她小時候摔了一跤,頭上落下一個窩。鳳姐馬上就說:“壽星老兒頭上原是個窩兒,因為萬福萬壽盛滿了,所以倒凸出些來了。”你看看一個疤痕卻討出吉利的口彩,編的這樣的喜慶,編的這樣的圓滿,而且她是隨機就能夠編出來,我們不能不佩服鳳姐這種即興的發揮。

像這樣的還比較容易,如果賈母很生氣,你要是在賈母氣頭上使她轉怒為喜,這就更難了。邢夫人要討鴛鴦,賈母氣得亂顫,鳳姐不慌不忙地說:“誰教老太太會調理人,調理得水蔥兒似的,怎么怨得人要?我幸虧是孫子媳婦,若是孫子,我早要了,還等到這會子呢。”這真有點奇兵突出,賈母氣也消了,空氣也緩解了,又有說有笑了。

鳳姐的語言沒有什么書卷氣,卻有一派撲面而來新鮮熱辣的生活真氣,獨多俗語俚語歇后語等口語中的精華。她的狀物擬人敘事言情都很生動。她還會用諧音對偶等使語言風趣生動,看似無師自通,它的源頭不在書本而在生活,在于生活本身所包含的信息和智慧。通過鳳姐的語言,不僅使人們眼界大開,可以看到種種生活態和社會相;而且心智大開,可以窺見聰明絕頂變幻莫測的機心。

鳳姐不是丑角,但丑角這種姿態可以當作工具使用。她在賈母面前充分地發揮著詼諧的才能。她對寶玉及眾姊妹并不傷害,盡可能滿足他們的需要,還及時湊趣。她缺乏文化教養,不會吟詩聯句,行酒令打燈謎等等,但心靈口利,談笑風生,也博得老少尊卑的喜悅。丫環婆子哪個不怕她?可是一聽到璉二奶奶要講故事說笑話了,都擠得滿滿地來聽,就是因為她說的好。

《紅樓夢》作者寫王熙鳳的口才,也和寫王熙鳳的性格一樣成為奇跡。她隨時順口而出的動人的說笑,使讀者如聞紙上有聲;而且,只有她這一個人才能說得出那些語言,似乎這種語言生來就是為了王熙鳳來靈活運用的。她如果不說出那種語言時,書里的人物和我們讀者都同樣不滿足。在原作者筆下,王熙鳳的語言幾乎時時刻刻和王熙鳳同在的。偶然她因病或因故“缺席”,人們是感覺到多么寂寞呀!至于那些為自己的吹噓或對別人的惡罵,口才又成為她抬高自己打擊別人的鋒利武器。

可是她若一旦翻臉,就從那同一的口里噴出最粗野下流的聲音。當她把尤二姐騙入了大觀園之后,便去罵尤氏道:“……你發昏了!你的嘴里難道有茄子塞住了?要不就是他們給你嚼子銜上了?……你又沒有才干,又沒有口齒;鋸了嘴子的葫蘆,只就是一味瞎小心,應賢良的名兒!”鳳姐能對她的平輩妯娌尤氏這樣借端訛詐,撒潑撒賴,當然更能對一般奴才使用非常殘酷的壓迫。

体育竞彩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