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王熙鳳的“心機”有多深

時間:2020-03-05 15:29:04編輯:羅生門橘子

人們常說王熙鳳少說“有一萬個心眼子”。她日常的為人處世當中常有利害的權衡、得失的算計。她克扣月錢放債生息,不單是把下人的錢拿來克扣,她連老太太和太太的都敢挪用,都先克扣住不發,而且即便是“十兩八兩零碎”她也要把它攢到一起放出去。所以李紈說她“專會打算盤分斤撥兩”,“天下人都被你算計去了”。大鬧寧國府的時候還不忘記向尤氏要五百兩銀子,其實她打點只用了三百兩,她又賺了二百兩。王熙鳳的算計之精、聚斂之酷,是出了名的,連她自己也都知道:“我的名聲不好,再放一年(放是放高利貸),都要生吃了我呢。”

王熙鳳的心機更體現在處理人際關系上,非常善于察言觀色、辨風測向。常常是對方還沒有說出口呢,她已經猜到了;對方剛說呢,她已經辦了。林黛玉進賈府,王夫人說是不是拿料子做衣裳呀?王熙鳳說“我早都預備下了”。大觀園那個詩社起來,探春剛出口,鳳姐馬上就猜到你們是缺個“進錢的銅商”。你這邊剛剛說,她那里早就猜到了,所以李紈說:“你真真是水晶心肝玻璃人。”

有的時候,她還可以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同一件事,原來這樣說,又那樣說,但是她都說的入情在理,十分動聽。邢夫人要討鴛鴦,先來找王熙鳳商量,王熙鳳連忙勸告邢夫人,說這個事情根本是不行的。但是邢夫人一點也聽不進去,王熙鳳立即調頭轉向,改換話鋒,連忙陪笑,當時邢夫人又喜歡起來。像這樣能夠順應對方心里,急轉直下又不落痕跡,像這樣一種本領在《紅樓夢》里,只有在王熙鳳身上可以看得到。

一旦遇到利害攸關、損害尊嚴的、危及地位的,王熙鳳就會使出她渾身的解數,她的機心謀略在這個時候會表現得淋漓盡致。表現她陰而狠的一面,比如那兩個著名的事件:一個叫“毒設相思局”;一個叫“賺取尤二姐”,又叫“弄小巧用借劍殺人”。

鳳姐一次又一次地假意挑逗、虛情承諾,完全合于誘敵深入、圍而殲之的用兵之法。在這一回合里,鳳姐易如反掌地運用了自己模樣極標致,心機又極深細的優勢,陷賈瑞于歹毒的“相思局”中。

尤二姐之于鳳姐,是具有相對優勢的,所以鳳姐要煞費苦心,以退為進。她親自出馬到了小花枝巷,一席話不要說尤二姐把她認作好人,連大觀園那里的姐妹,除了少數比較有頭腦的人,都覺得鳳姐改弦更張了,都覺得她很賢良。鳳姐緊緊抓住了尤二姐的弱點,所謂“淫奔無行”,一女侍二夫,牢牢地抓住張華這張王牌,收放自如,行云布雨,憑借衙門的法、家族的禮,造足了輿論,布滿了流言,使尤二姐墜入軟綿綿、黑沉沉的陷阱之中,不能自拔,最終走向絕路。“機關算盡”,這些鳳姐的過人之處,也是鳳姐致禍的內因。

做賈府的當家媳婦是斷乎不容易的。在那長輩、平輩、小輩、本家、親戚和男女奴仆之間,彼此都有著極復雜的矛盾,若不具備獨到的權術機變,一個孫媳婦輩的年輕女子是會被壓得粉碎。可是她憑著自己的才智與苦心,竟能夠見風使船,多方應付。她的婆婆邢夫人要她去向賈母為賈赦討鴛鴦做妾,她很巧妙地擺脫了。王夫人疑惑大觀園中的繡春囊是她所有,她很委婉地洗涮了這個莫須有的罪名。王善保家的慫恿著王夫人搜檢大觀園,她心里覺得這是一種輕舉妄動,也傷害了作為榮府當家奶奶的面子,她就自己站在側面,消極參加,留給探春去給王善保家的以迎頭痛擊。她看出賈母、王夫人偏愛寶釵,就加倍鋪張地為寶釵過生日。作者對于這一位目光四射手腕靈活的少婦,隨處都以極巧妙生動的手法加以刻畫,使讀者到處接觸到她才智的鋒芒和活躍的形象。

体育竞彩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