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王熙鳳的人物評價:褒貶不一

時間:2020-03-05 15:29:30編輯:羅生門橘子

王熙鳳這個人無論在《紅樓夢》書里或者是書外,都是受到議論或者是評論最多的一個,遭人褒貶,亦贊亦咒,亦嗔亦喜。在書里頭,上至老祖宗賈母,下至小廝興兒,都有評語。賈母說“這是我們南省的潑皮破落戶,你叫她‘鳳辣子’就是了”。興兒說她“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可以代表賈府里面那些下人們的一種民意。像李紈、尤氏,對鳳姐都有很多評語。周瑞家的說她是“男人萬不及一的”,“待下人呢未免太嚴些個”。還有一些在心里頭對鳳姐也有評議,比如黛玉進賈府,心里面就想:“來者是誰,這樣放誕無禮?”

《紅樓夢》問世以來,對鳳姐的各種評語是非常多的,比如說認為她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把她叫作“女曹操”,把她稱為“胭脂虎”,就是母老虎。王昆侖在《論鳳姐》這篇文章里面的一句名言就是“恨鳳姐,罵鳳姐,不見鳳姐想鳳姐”。有一位評家叫野鶴說:“吾讀《紅樓夢》,第一愛看鳳姐兒。人畏其險,我賞其辣;人畏其蕩,我賞其騷。讀之開拓無限心胸,增長無數閱歷。”多少帶有一種美學意味。

鳳姐不僅才識不凡,并且具有強烈的自我實現的欲望。這一切,當出格出眾向男性中心的社會示威時,我們覺得很痛快,揚眉吐氣;當其為所欲為,算盡機關,為無限膨脹的私欲踐踏他人特別是同為女性者的人格、尊嚴以至生存權利時,又不能不使人心寒、深惡痛絕。這二者交織、糾結、迭合而形成了一個所謂“鳳辣子”的中國女性性格的奇觀。鳳姐性格的某些素質在現代的“女強人”身上復現,不是偶然的;同樣,其末流演化為某些毫無教養的潑婦無賴,亦不足怪。我們可以贊賞,不能沒有分析。應該是有所分析,知所棄取。

王熙鳳是金陵十二釵正冊中的人物,也是歸入于“薄命司”的。對鳳姐其人,作者固然有深刻犀利的批判和洞幽燭隱的揭露,卻也不可遏制地贊賞她的才能和嘆息她的命運。前文論析的辣手、機心、剛口不能以簡單的褒貶概之;即以判詞和曲子而言,無不充溢著精警的箴言和反復的詠嘆。可見無論是作者的態度還是讀者的感受,都是復雜的。何況文學的作品更有作者意想不到的遠期效應和永久魅力。

《紅樓夢》里女性藝術形象的悲劇意義和人性內涵遠遠超出了性別的界限。即以王熙鳳而論,她的才干、她的欲望、她的命運都如同一面鏡子,不單是“風月寶鑒”而已,其光彩照人的正面和身敗名裂的反面難道不是一柄“人生寶鑒”嗎!不僅適用于女性,它對當今那些才華橫溢又貪欲難遏的風云人物具有一種特殊的警示作用。

体育竞彩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